第一次解放原武的情现

发布时间:2015/1/14 17:27:34 点击次数:364727
作者:李惠民
    
  1944年,日寇在太平洋战场逐渐失利,美国的反攻增强了,西方的希特勒在苏联红军严重打击之下,有摇摇欲倒之势。1944年4月12日毛主席在《学习与时局》一文中指出:  “目前时局有两个特点,一是反法西斯战线的增强和法西斯战线的衰落,二是反法西斯内部人民势力的增强和反人民势力的衰落……希特勒不久就会被打败,日寇也己处在衰败过程中”。根据形势的发展,党中央发出“扩大解放区,缩小敌占区,把敌人压缩到交通线上”,“加强城市工作和交通要道工作”的号召,以迎接抗日战斗的胜利。原武县地处黄河大桥右侧,与修获武抗日根据地东西相望,俨如两个桥头堡,是兵家必争之地,而且敌人的统治力量比较薄弱,国民党军队败退时,散失在群众中的武器很多,地瘠民贫,群众便于发动。尤其,原武中学内于1941年一1942年建立了党的地下组织,发展了党员,积蓄了以卞诚为首的一批骨干力量。因之,太行七分区地委决定开辟原武抗日根据地。
  1944年9、10月间,地委曾派郭超等同志潜入原武县了解情况。当时,敌伪力量的分布情况是:驻扎在原武县内的日本人约60-100人,不断抽调流动,住在南街完小和路东的王家院内。顾问柴桑住在小西街,拥有一个排的伪军保护。伪警备队约400人,分四个中队,住在县政府周围。伪警察局数十人,也有武器全县共分城关、官厂、磁固堤、王村、盐店庄五个区,各区均有三、四十人的武装力量。1944年底(或者是1945年初)太行七分区任卞诚为县长,以老团的五个连的兵力和原武中学早己上山的部分学生,从修获武出发,跨过平汉铁路和引黄济卫封锁线,一直排到原武城西同夜全歼盐店庄、葛韩庄、王村两个区的敌伪力量、俘掳所有人员,而我方无一伤亡。这一行动,对敌人的震动很大,城内的全部日伪人员处于戒备状态,各区的伪人员都龟缩到城内,四门紧闭,岗哨林立。特别是第二天,被俘人员被释放后,有些人返回城内,见了近亲厚友就交头接耳,传说被俘情况,无形中都成了我们的义务宣传员。他们从来没经历过象八路军那样迅猛异常,英勇善战的武装袭击,将八路军说成什么神兵天将,新式武器,甚至说使用了烟幕弹(实际是摔在屋里的手榴弹),反正是糊里糊涂当了俘掳,谈论者无不心惊肉跳,谈虎色变。同时,他们也宣传了日寇必败的形势和我党的方针政策。虽然他们说的不是那么准确、全面,可是八路军的强大攻势己迫使敌人极端惶恐,“何日攻城”成为人们的舆论中心。这个时期,我还是原武中学的教师,从各方面得知不少情况,人民盼解放,伪军心徬徨,日寇频巡逻,官吏待投降,外面兵临城下,内部分崩离析,解放原武,指日可下.我们为了在攻城时减少损失和伤亡,又进一步做了瓦解,敌人的工作。
  当时,卞诚同志和我取得了联系,让我出城共商此事。而原武中学校长李兆普,系国民党员,过去卞诚在该校当教员时,他二人不和这时李急于想知道卞诚对他的真实态度,特别是八路军进城以后如何对待他,使他十分焦虑。李兆普曾多次和我商量,如何和卞城联系摸底。这时,我表面上强调不敢承担暗通八路的风险,实际正急于找寻出城的机会。有一天借着学生出城跑早操的机会,我和李兆普商定以解手为名造成“掉队”,跑到官厂见了卞诚。当时他要求我为攻城完成三项任务,第一根据敌人兵力分布情况绘制一个进军路线图。第二,做伪军警备队队长许子俊的工作,争取他们在攻城时反正。第三,做原武中学的学生工作,争取在攻城时将学生全部带出来.第一项任务好办,平时心中就有数,随地和卞诚绘制出有关敌人的兵力、火力分布以及通道障碍,碉堡位置等草图。关于学生工作,我觉得也好完成,那就是在当时的形势下,利用我个人在学生中的威信和地方关系,可以带出学生的绝大部分。问题是伪军的工作,因之,我和卞诚着重研究了伪军的具体情况,分析了有利条件和不利条件,估计了三种可能性(反抗反正,拉出去当土匪)以及进行工作的策略问题。第二天早晨,我仍随学生的跑操队伍出了城。首先向李兆普宣传了抗日战争的发展形式,八路军攻城的决心,我党的方针政策,以及卞诚的怀旧心情,稳定了李兆普的思想。特别在俘掳政策上作了重点说明,意思在于通过李兆普给许子俊的“参谋”胡士瑞捎信儿,进行攻心战。
  胡士瑞是我们在前几天全歼王村区公所时的俘掳。以前他曾和李兆普在小学同学,在开封上学时是同乡,后来他们在原武完小同事,现在是许子俊的亲信。实际,胡士瑞和李兆普在出城摸底的要求上是一致的,他们已有了磋商。不出所料,李兆普很快向胡士瑞通了信儿而且胡士瑞于第二天亲自找上了门,称兄道弟,亲热异常。在反复几次交谈中,他一再表示不为敌人效劳的态度,但无反戈一击的决心,只恳求我了解八路军的攻城动向,不表明伪军的真实态度。很明显,胡士瑞是许子俊的说客,想利用我为许子俊找后路,幻想脚踏两家船。在交谈进展缓慢的情况下,我又一次找机会出城,与卞城商议,必须施加压力,迫使他们思想转化。随后,城外安排了佯攻,在城关制造了攻城舆论,城内的空气很快起了变化,许子俊象热锅上的蚂蚁,他一面加强城防带着卫兵到处乱窜,另一方面,他却暗地让胡士瑞正面向我提出和卞诚通话的问题,并邀我作联系人。我认为时机成熟,于是从他们的前途命运说起,向他们郑重提出高举起义旗帜,联合起来,共同抗日的壮严忠告,并要求胡士瑞作为伪军的代表直接与卞诚接触。经过李兆普做许子俊的工作,我和许子俊也见了面。当时气氛十分紧张,心情也很复杂,  可谓仁义赛兄堂,敌我内心藏,说的一个题,各怀一本帐周旋的焦点集中到他们打不打日本人的问题上实际是他们不相信八路军能打败日本,原武能不能为八路军长期控制,还是两可之间。这些就是他们考虑的中心,实质还是他们的后路问题。随后,我和胡士瑞个别交谈中,抓住他曾经被俘的弱点,利用他们留后路的心理,指出他和别人不一样,应慎重考虑立功赎罪的诺言和表现,突破了胡士瑞一切为许子俊着想的一面倒思想,分化了伪军核心力量之间的认识,促使他们作出试探性的决定,同意胡士瑞与卞诚直接接触,协商反正问题。在这个过程中,李兆普起到了穿针引线,改方求圆的作用,帮我说了不少话,特别是他和许子俊素有来往,结合他个人的利益,帮助许、胡权衡反正的主意。在安全问题上,李、胡和我作了三角形的人质保证。至于出城问题,他们给了方便。就这样开始谈判了。
  我和胡士瑞出城后,先把胡安排在我家里,然后我到赵恒家向卞诚汇报了全部情况,研究了协议方案。胡士瑞与卞诚见面后交谈很顺利,达成三条协议,大意是:第一,八路军进城前,伪军负责敞开西门,去掉一切障碍。第二,八路军进城后,允许他们向空中打一阵乱枪,表示抵抗,然后将伪军全部集中到县中学院内,听候八路军的指挥。第三,将伪军编为原武县抗日民主政府的县大队,官兵建制不变,由八路军派入一定数量的工作人员,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听从八路军的指挥。
  1944年12月某日夜(李兆普说是1945年阴历2月16日),我们除安排一定力量在合角西打援外,主力全部由北、西门进城,兵分三路一路围攻警察局和县政府,一路围攻柴桑的住所,一路围攻日寇住所。战斗打响后,伪军按协议规定,陆续集中到县中学院内,但有一部分士兵扔下枪只,脱下军衣跑了。许子俊到学校后,一把拉住我,口口声声地说“生死与共”,左右不离,形象十分狼狈,并连续呕吐。胡士瑞身着便衣,一面和他们的官兵说些什么,一面从县中的办公室出出进进,很象负有警卫任务,以防不测。卞诚同志很快进了学校,他与许子俊见面后,让我脱身去集合学生,  而许一再向卞诚要求不当县大队的大队长,愿回家务农,并推荐孙永禄为队长。最后卞诚同意了他的要求,并由卞诚送他出北门走了。这时候,陆续知道活捉了顾问柴桑,翻译高葆海,砸开了监狱,放了所有囚犯,烧了银粮所。由于我们的迫击炮(只一门)发生了故障,估计日寇的炮楼难以打开,随决定撤退。按卞诚同志的安排,他带伪军,我带学生,都提前由西门出城。这时天己黎明,日寇疯狂反击,我们在老一团的掩护下,向城西北方向移动于上午11时许在城南(可能是堤南孟窑附近的村)会合。从此,我们在党的领导下和老一团的支持下,成立了原阳抗日民主政府,开展起了抗日工作。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简称人民政协)是中国人民爱国统一战线的组织,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重要机构,是中国政治生活中发扬社会主义民主的一种重要形式。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是中国各族人民经过长期的革命斗争,在新中国成立前夕,由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各人民团体、各界爱国人士共同创立的。
Copyright © 2015 原阳政协委员会办公室 版权所有  豫ICP备15005769号-1  技术支持:上下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