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庄下乡四年半 激励人生四十年

发布时间:2016/12/22 14:28:40 点击次数:255323
——值得回忆的知青生活  
 
河南原阳  张国选口述 李伟忠整理
 
  往事如烟,至今许多都不大记得了,但唯独下乡当知青的经历记忆犹新,四十余年来它一直激励着我不断前进,努力拼搏。
 
  一、我的知青梦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家住原阳县王村农场。暑假期间,农场来了一批知青。那天,农场里院子里贴满“热烈欢迎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等红色标语,男女老少聚集在场部大院,像过年一样热闹。
  临近中午,“咚咚锵、咚咚锵”,猛听得铿锵的锣鼓声由远而近,不断传来。“来啦!来啦!你们看来啦!”不知是谁喊了几声,大家不约而同地举目张望,果然不远处尘土飞扬,两辆汽车一前一后鸣着喇叭,不一会儿就来到场部门口。大家赶紧让开一条路,站在两旁鼓掌欢迎。
  车到院里停稳,知青们很有秩序的跳下车来,他们个个眉清目秀、英俊潇洒,一看就是城里人。知青们身着军装,头戴军帽,背着行李,面带着微笑,虽然未带帽徽与领章,但那一身的戎装衬托出的满身朝气,早已让人羡慕不已。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知青时的感受。那时候有一些不成熟的想法,认为当知青吃得好、穿得好,每个月农场还给一定的生活补助,这在当时比什么都好。所谓吃得好,农场里有近百亩的菜园子,还有畜牧场、养猪场,一年四季都是大米白面,伙食荤素搭配,经常改善生活,特别是“三夏”、“三秋”大忙季节更是不重样。所谓穿得好,知青们一般穿的都是“涤卡”、“的确良”,就连穿的工作服也是纯棉的。所谓生活补助,其实就相当于工人工资。可以说当知青吃穿不愁,还有钱花,你说这知青谁不愿意当!
  更令人向往的,是知青们的集体生活。假期中场里的干部子弟都要参加场里的劳动,干一天能挣几角钱。每逢和知青分到一块儿下地干活都会很开心。干活时,知青们有说有笑很热闹,有时候还会高歌一曲,如《东方红》、《歌唱祖国》等革命歌曲,他们唱得很动情很好听。我们这些农场娃都愿意跟着知青们干活儿,因为和他们在一起干活不仅不知道累,而且还觉得是一种快乐享受。
  记得有一次,我们几个子弟从地里收工回来,正好遇到从地里送粪返回的空马车。那时候农场的马车是远近闻名的骡马车,驾车的骡马个个膘肥体壮,跑起来风驰电挚一般。我们几个刚上车坐好,“叭!叭!驾!驾!驾!”,随着清脆的马鞭响声和那驾车的口令声,马车便飞奔起来。赶车的知青一边打着响鞭,一边唱着:“扬鞭呦……叭叭的响……哎哎嗨依呦……赶着那个马车出了庄啊,哎、嗨、呦……穿过那层层雾,翻过那道道梁啊……哎、嗨、依、呦……哎哎嗨依呦……要问那大车哪里去……沿着社会主义大道奔前方啊,哎嗨呦……”
  坐在这飞奔的马车上,听着这嘹亮的歌声,我想:要是能当上知青,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事儿呀! 
 
  二、我当上了知青
  转眼到了1975年,那一年我初中毕业。经过三年的学习,我的思想发生了一些变化,对知识的渴望压倒了一切。
  那时,高中招录实行的是笔试加推荐的录取方式。成绩出来后,还要看推荐,如果推荐不上,考得再好也无济于事。我的考试成绩各科都比较优秀,想尽快拿到高中录取通知书。通知书一天下不来,我心里就难以平静。
  白天在地里和场里的知青们一起劳动时倒不想那么多,可一到晚上就心神不宁。文革时期学校那个乱啊,斗的老师都不敢讲,小学阶段没有学多少东西。初中这三年教育得到整顿,教学质量明显提高。老师们用心教,学生们知道学,我着实学了不少知识。若能再上三年高中,就是不被推荐上大学,所学的知识,当个知青还是满够用的。原来听说七月底就会有信儿,可已经过了“八一”仍然没有消息。我在家等啊等,总感觉暑假怎么这么长。
  八月中旬的一天,突然父亲回来说:“你的事儿有眉目啦!” 我急忙问:“爸,是不是我的录取通知书下来了?快拿来给俺看看!”父亲说:“通知书没有下来,倒是口头通知下来了。”我急忙又问:“往年不都是下通知书吗?今年咋改成口头通知了呢?”父亲见我急的满脸通红,急忙说:“我还没有跟你说清楚,不是你升学的事,是你当知青的事儿定下来啦!”我当时不知为什么,一下子懵了,这事儿来得太突然。天天在家盼的升学通知书没有盼到,偏偏这当知青的事儿没想到一下子就来了。
  父亲见我情绪不太对劲,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他点着一根烟,嘴里念叨着说:“你不是早先就想当知青吗?怎么搁实盘了就犹豫起来了?”我说:“爸,以前我是想当知青,那时俺小还不够成熟。俺现在想多学些知识,高中毕业以后再去当知青。”父亲说:“可这事俺已经答应场长了,你说这咋办?今天场长家的四丫头叫我去给她爸看病,一进门场长就跟我说,就说让场里通知你呢,今年上面给咱场分了两个下乡当知青的任务,老郑家一个,你家一个。老郑家的高中毕业已定下来,而你家的小三儿初中毕业不说,年龄还未满十六周岁,场里愿意出证明到公安上更改年龄,孩子愿不愿意去,还得你当家长的做做思想工作,毕竟孩子还差那么一点。再一个,从侧面了解到你家小三儿还想上学,这思想工作不一定好做,你回家可以这样说,场长家有四个子女,已经下乡了两个,而你家有五个儿子,至少也得下乡三个,这样孩子自然就理解啦!”
  父亲接着解释:“只知道你以前想当知青,所以当时没有想那么多,满口答应了场长,给他说这思想工作好做,孩子当知青的事儿就这么定了。”听了父亲这番解释,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去就去吧,无非是少上三年学,提前下乡也算是提前圆了自己的知青梦吧。
  我下乡报到那天,说是县里与场里的电话线路出了故障,所以晚了几天,既没有汽车接送,也没有夹道欢迎。那天天气特别好,蓝天白云,父亲骑着自行车驮着我和行李,由县西到县东骑了将近一百里地,把我送到了知青点——靳堂公社刘庄大队。
  到知青点的时候,已经是吃中午饭了,知青点带队的李队长和大队高支书接待了我们。简单吃了个便饭,高支书开始介绍情况:“全村700多口人,辖三个生产队,来的知青已分到三个生产队,有四个女同志被分别分到一队二队,三队分了四个男同志,你要去的是三队。因为三队缺劳动力,分配的全部是男知青。今天你刚到,先安顿下来,明天同三队的知青一块儿下地干活。现在先到宿舍和先来到的知青们相互认识一下、熟悉一下。”到了宿舍,李队长把我的被子放在最靠里边的床铺上,显然是为照顾我年龄小而预留的床铺。
  一切安顿就绪,父亲要走,李队长和高支书陪我一同把父亲送到了村口,父亲说啥也不让再送了。父亲握着李队长的手说:“孩子交给你们,俺就放心了!孩子小有点犟,希望你们多多关照,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严加管教。”李队长说:“交给我们你就放心吧,知青是集体管理,除了干活到各自的生产队,吃住都在一起,不会有事儿的……”高支书说:“长话短说,这到通往县城的大路上还有一段距离,让小张送送他爸,也好再说说心里话。”
  从村口到通往县城的大路口大概有三百米,但我和父亲走了足足有一个小时。父亲推着自行车走走停停,我跟在父亲身后。他步子好沉重,看得出他还很不放心。我就往前紧走了两步,搭着父亲的胳膊。
  父亲首先打破了沉闷,他声音哽咽的说:“小三儿呀,爹光知道你想当知青,而不知道你还想上学呀!今天见到其他知青都比你大,比你成熟,爹后悔了,爹不该这么小就把你送来的!”
  听了父亲动情的话,我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哭了,说:“爹!你别说了,俺虽然小但是吃苦俺也不怕。娘去世得早,俺知道这些年你带着我们兄弟五个又当爹又当娘的,您不容易啊!”父亲潸然泪下,说:“三儿,你懂事了!” “爹,您就放心吧,我都16岁了,有啥苦不能吃!俺想通了,不就是少上三年学吗!儿子在这儿当知青不会比任何人做得差,一年后您看村里对俺的评价。”父亲的泪又淌了下来,他说:“这下爹就放心了!你甩掉了思想上的包袱,一定能吃得了这个苦,也一定能干出个样子来!”
  临上车,父亲从车兜里拿出两本书,说:“差点忘了,这有两本书,一本是《钢铁是怎样练成的》,一本是《雷锋》,这本书是你二哥下乡时我送给他的礼物,你二哥已经读过多遍,今天我再把这两本书送给你。保尔和雷锋都是你一生的榜样,希望你认真去读去领会,把握好自己的人生,走好自己的路!”
  送走了父亲,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在我以后的岁月中,我把这两本书视为宝贝,看了一遍又一遍,圈圈点点,还写了许多心得,再后来书都翻烂了。这两本书不仅使我当知青时为我的人生指明了方向,而且参加工作后也时常能够触动我的灵魂。我暗下决心,做人一定要做保尔和雷锋这样的人。
 
  三、最小的那个也顶用
  送走父亲的第二天,我就和大人们一起参加了队里的劳动。那天的活儿是高温积肥,生产队建了一个长15米长、10米宽的大粪坑,里面添满了麦秸、杂草和牲口粪便,放上水沤上一段时间之后,再挖出来堆成梯的肥堆,周围用土封起来,上面灌上茅粪,进行高温发酵,这就是高温积肥。
  我的活儿,是把别人从粪坑里扔出来的粪,一铁锨一铁锨的扔到粪堆上。一叉、两叉、三叉……,干了一天也不觉得有多累。第二天,我就主动挽起裤腿儿像壮劳力一样跳到粪池里用出粪叉向外出粪。凭着一股子干劲儿,我尽量加快干活儿速度。谁知道到了晚上,胳膊、腿,哪儿都是疼的。就这样手掌心磨出了泡,那真是钻心的痛,但我咬紧牙关,始终不吭一声。
  社员们都夸到,咱们生产队的四个知青真能干,最小的那个也顶用。听到这夸奖的话我的干劲更足了!
 
  四、我像庄稼一样成长成熟
  转眼到了秋收的季节。高粱映红了脸,谷子压弯了腰,所有的秋作物都摘掉了害羞的面纱,向人们展示着我熟啦!我熟啦!我就要成熟啦!望着农家院里那红彤彤的大枣,看着田野里那五谷丰登的景色,我情不自禁的说:“我也熟啦!我也熟啦!我逐渐地走向了成熟。”
  是啊,首先我和社员们同吃同住同劳动人脉关系熟了。其次,通过两个多月风里来雨里去的苦干实干,我的手磨出了老茧,胳膊腿也不再疼了,身子骨也硬了,干活的路数也逐渐熟了,我觉得自己一天天的在成长在逐步走向成熟。
  季节不等人,丰产必丰收。整个秋季里,我同社员们一同掰玉米、吹高粱、割谷子、出红薯,收完这地忙那地,一个秋季下来,鞋也磨破了,衣服也褪色了,胳膊也晒红了,脸也晒黑了。
  社员们看着我笑着说:“小张变样了,跟刚来的时候比,就像是两个人呀!”队长笑着说:“是变了,身子骨变得结实了,手里的活儿变得熟练了,人变得也成熟啦!”
 
  五、基干民兵打头阵
  秋收忙完,小麦种上,按说是该喘口气的时候了,但是不等人喘息,县里的水利工程大会战就开始了。县里的水利工程主要是全县的各大灌渠、排渠、深挖清淤和黄河大堤复堤;公社的工程主要是与县里工程相衔接的各条支渠、斗渠及排河。上边的工程完成之后还要挖村里的沟沟渠渠。工程是一拨又一拨,常常是这边刚完工,那边又开工,越冷活儿越多,忙个不停。当时提出的口号是“大干一百天,敢叫日月换新天”、“青壮劳力齐上阵,基干民兵打头阵”、“三九寒冬,压不垮民兵”。基干民兵成了水利工程的排头兵。
  当时刘庄知青全部是武装基干民兵,不管是什么苦活儿、累活儿,基干民兵总是冲在一线、干在一线。记得时值隆冬,天还未亮,军号一响,大家全副武装,扛着铁锨,背着干粮,每天往返百十里路是常事儿。跑步不亚于急行军,挖河不亚于阵地战,挖成一条河相当于攻下一个山头,完成一项大的工程相当于打了一场胜仗。
  整个冬季我们基干民兵吃在工地干在工地,鞋磨破了,脚冻肿了,眼熬红了,耳朵冻烂了,大家谁也不叫疼。后来刘庄基干民兵在水利工程决战中,不光仅受到了公社武装部的好评,还受到了县里和公社的表彰,这里面也有我的一份功劳。
 
  六、俺把猪场当成家
  眼看快到过年,人们白天干一天活儿,晚上都到生产队牲口屋记工分。
  记得那天,我记完工分刚出门,队长叫住了俺:“小张,你来,我有事儿跟你商量。”我急忙问:“啥事?”队长说:“现在上边要求大力发展养猪事业,咱队喂了四头老母猪,就是不下仔,已经换了两个饲养员,可都不行,你有文化,你愿意喂吗?”听了队长的话,我略加思索了一下,就回答说:“行,我可以试试!”从此,我便跟猪场结下了缘分,这一喂就是四年。
  1977年的冬天特别冷。11月中旬一天的傍晚,东北风夹着小雪下个不停,我和队长已经在猪场的猪窝里蹲蹲坐坐、坐坐蹲蹲,我们已经连续两个晚上未睡觉了,因为有两头母猪要产仔。也算巧的很,这窝刚产下,那窝又抱窝了。队长晚上来帮忙,我们把事先准备好的麦秸抱进猪窝,可不一会儿,母猪又把它衔了出来,我们再抱进去,它再衔出来,这样反复多次,天越来越冷,我和队长急的团团转。
  雪越下越大,我看这一时半会儿母猪也不会下仔,就索性回到知青宿舍,把自己的被褥全部抱了过来,干脆住在了养猪场。到了午夜两点,我们两个再次把麦秸抱进了猪窝,母猪终于扛不过我们俩,乖乖的卧下不再折腾。队长摸了摸母猪的肚子,挤了挤那硕大的奶,很快挤出来乳汁,队长说估计等不到天亮母猪非产不可。果然,凌晨四点的时候母猪开始产仔,这一窝下了16个,比头天晚上那头母猪还多产两个。我高兴的对队长说:“这下可好了,一下子增加了30个。”队长也兴奋的说:“不是30个,是30只。”我跟队长打趣说:“准确的说30个30只都不对,应该是30头,你说长大了是不是30头?”队长说:“还是你说的对啊,是30头。”
  连着熬了两个晚上母猪顺产了,不能说就万事大吉了,最难熬的活儿还在后边呢,那就是给老母猪“坐月子”。母猪“坐月子”劳神又费心。这大冬天必须热食热水的喂,一旦让母猪吃上冻食,就会拉肚子,奶水就会退回去。母猪一旦没有了奶水,整窝的小猪仔就有可能一个不保。因此,顿顿给母猪做饭,一点都不敢大意。伺候小猪仔更是不容易,白天喂三遍,晚上喂三遍,都要人守着喂,先把较弱的喂上一遍,然后才能让强壮的去吃,如不这样喂,强壮的越长越壮,弱的越长越弱,弱的挣不到奶吃中途就会夭折。
  在母猪“坐月子”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夜里我从来没敢大胆的睡过,歪在养猪场那间几面都透风的茅草房里,刚闭上眼听见小猪仔叫,就马上跑过去,生怕压着小猪仔有个三长二短。
  就这样我在养猪场整整熬过了一个冬天之后又过了两个冬天。猪越来越多,养猪场的规模一天天在扩大!三队由当初的四头猪发展到后来的八十多头,再后来又产了两窝仔,超过了一百头。生产队里用猪场赚的钱买了骡马,“汽马车”全部套上了快牲口,驾车的饲养员赶着快牲口马车出门很自豪。每到春节生产队都会杀两头大猪给社员们分肉吃,家家户户过年都能吃上肉,养猪场成了生产队的“聚宝盆”。
  1978年的年关,那天生产队杀了两头猪,要分给社员们准备过年。分完了肉,队长说有事要跟我商量,要我晚上到他家里说。晚上到了他家之后,见队长弄了两个小菜,还煮了一小盆猪肉,刚坐下队长就说是要犒劳俺。喝了两蛊小酒,队长笑眯眯的说:“你知道为什么犒劳你吗?跟你说,俺有这个心意不是一两天了!你想想自从你来到咱三队,你们四个知青属你小,但属你出力最大,咱队里四头母猪起家,短短三年发展到81头成猪、30头仔猪,超过百头的小猪场,这里面你可真下工夫啦!俺知道这猪场的活有多重,光是担水一天就得几十担水,每天喂猪前清清扫扫猪圈,刷刷猪槽,喂上食倒上水,每天猪吃两顿饭,你得在猪圈里忙多少遍。再有一个事儿,你很感动俺,你年纪不大,哪儿来的那股劲,“三夏”大忙季节,你除了干猪场的活儿,还到地里帮助割小麦,衣服湿了干,干了湿,晒得就像一个铁人,这事俺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这几年别人都住在大队部,可你一直在养猪场住茅草屋,这夏天蚊虫咬不说,这冬天可是最难熬呀!你这是为的啥,你是一心一意为咱队里呀。这几年队里添了快牲口,社员们家家户户过年都能吃上肉,这可都是你的功劳呀!来,为你功不可没干一杯!”
  队长说着说着我的眼有些湿润了,我说:“队长,难得你这么看得起俺,跟您说实话自打来到咱三队,俺就把这当成了家,俺只不过是尽力而为了,没有你说的那么好。”
  队长急忙打断我的话,“看你说的,尽力而为说的轻巧,那是要付出的,这里面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做到呀!你所吃得苦,你所做的付出,大家都知道。既然你把这养猪场当成了家,也把咱队当成了你的家,那今儿个起咱就互相认啦,你就是咱们队里最近的人、俺们最亲的人,以后你到俺家有啥拿啥,有啥吃啥,千万不要客气,甭把自己当外人!”
 
  七、俺是学雷锋
  1977年夏天的一天中午,那天天气闷热,我把猪圈的几头母猪赶到附近的水塘里,让母猪痛快的洗澡。我回到猪场逐个的清理打扫卫生,等到打扫完,把猪召回了猪圈并喂了食,已经接近下晌,我提着水桶准备收工。
  忽然听到有人呼喊:“救人啊!救人啊!小顺儿落水啦!”我急忙丢下手中的水桶,向喊救人的水塘边跑去,只见几个小孩儿手指着水塘中央,小顺儿就是在那儿没影的。说时迟那时快,我扑通一声跳到了水塘里就去摸落水的小顺儿,我潜到水里摸了两个来回,呛了几口水,也没有摸着。
  这时知青伙上的炊事员也跑来跳下去一起摸,最后终于摸到了落水的孩子。炊事员夹着那小顺儿的腋下,我拖着小顺儿的双脚,我们一同把他拖上岸。
  人救上岸后,炊事员说:“你看我还正在擀面条,马上大家下晌就要开饭,这里交给你啦。”我说:“好,你赶紧回去吧。”说完,我急忙对几个喊救命的小伙伴说:“快!快去叫咱村卫生室的赤脚医生。”
  孩子被救上来时就像一团软面条,早已经不省人事,我急忙俯下身子,给他做人工呼吸,一口、两口、三口……,一股难闻的脏水从孩子嘴里被吸了出来,呛得我眼冒金星,我也顾不得那么多,救人要紧。不知是哪个小孩儿说会动啦,会动啦!我趴在孩子的胸口听了听的确有了微弱的心跳声。我一看这孩子有救了,就急忙背着他向牲口院跑去,跑到牲口院后,我把他搭在一个碾场用的石磙上,让他头朝下,一只手抓着他的脚,一只手给他捶背。孩子肚子里的脏水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这时村里的赤脚医生也赶了过来,他用手使劲掐他的人中。孩子哇的一声,得救啦!在场的每个人都捏了一把汗,赤脚医生说:“幸亏小张给孩子做了人工呼吸,把气管里的脏水及时的吸了出来,为抢救赢得了时间,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后来,我把这孩子背到他家里。他的父母从地里回来,看着我衣服湿漉漉的粘在身上,很是过意不去,连声说:“小张,是你救了俺小顺儿的命,俺一家人这辈子都忘不了你,你是活雷锋啊!”说着就拉孩子过来让给俺磕头,我急忙拉住小顺儿他父亲的手说:“俺可不是雷锋,俺是在学习雷锋!”
  当时,孩子和我年龄差不太多,一直给我喊哥。因为这事,他父亲要让孩子让我当干爹。我说我年龄太小了,一直没有答应。但是,从那天起,他就让孩子改口喊我“叔叔”,一直到现在也是。
 
  八、刘庄下乡四年半  激励人生四十年
  2015年的8月18日是我们刘庄下乡知青40年纪念日。这一天,我们几个知青把当年的老支书(今年79岁)高洪升、会计刘壘富和现任的村支书刘书岭、村委主任刘新立及村“两委”班子成员请到县里来和我们全体知青欢聚一堂(这样的活动每十年一次)。老支书还像过去一样,对我们当年在村里时所做的工作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之后,他让每一个人都说一说离开刘庄后的工作情况,他们很想听。大家说:“当时国选最小,就让他先谈谈如何?”我推辞不下只好先做发言。我说:“刘庄下乡四年半,激励人生四十年”。
  对我来说,刘庄就是我的第二个故乡,我时常怀念那里的蓝天,那里的土地,那里的一草一木,那里浓厚的乡土气息,我也更加怀念那里勤劳的人。忘不了,在那里我们历经风雨见世面;忘不了,在那里我们饱经风霜经历练;忘不了,在那里我们学会了吃苦耐劳;忘不了,在那里我们学会了干一行爱一行;忘不了,在那里我们的心灵得到净化;忘不了,在那里我们牢固树立了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
  我离开刘庄后先后在县计生委、县地名办、县政府办公室、机要科、县督查科、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工作,每到一个岗位我都会把在刘庄下乡当知青时的那种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和吃苦耐劳的奉献精神在每一个工作岗位上发扬光大。
  老支书听了我的汇报,感动的热泪盈眶。他动情地说:“小张呀,你不仅在咱村当知青时干得好,干的有成绩,而且参加工作后这四十多年,你走到哪儿响到哪儿,你是你们这一批下乡知青的骄傲,也是我们刘庄全体村民的骄傲,希望再接再厉,把当知青时的好作风好传统继续发扬光大,为社会多做贡献!
  回顾四十多年来的工作,自己所作出的成绩,无一不是四十年前所在农村当知青时历经励炼打下的夯实基础,无一不是党的培养和组织上的关怀,每当我工作中做出了一点成绩,组织上总是及时的给予表彰肯定。我时常感到自己做的还远远不够,与雷锋和焦裕禄榜样人物相比,还相差很远,我还需要更加努力的工作,为社会做出更多的贡献。
 
  作者介绍:
  作者张国选,男,汉族,1960年出生,河南原阳人,中共党员,大专学历,现任原阳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主任科员。1975年7月至1979年12月,作为知青到靳堂公社刘庄大队下乡学习工作;1979年12月至1981年11月,在原阳县计划生育办公室工作;1981年11月至1989年7月,在原阳县政府地名办工作;1989年7月至2004年12月,在原阳县政府办工作,先后任科员、机要科长、督查科长、机关团总支书记、政府办公室副主任。2004年12月至今,在原阳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工作,先后任党组书记、副局长、主任科员。
  整理者李伟忠,男,汉族,1971年10月出生,河南原阳人,中共党员,中级经济师,现任职于原阳县财政局,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作品在《河南日报》、《新乡日报》、《平原晚报》多有发表。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简称人民政协)是中国人民爱国统一战线的组织,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重要机构,是中国政治生活中发扬社会主义民主的一种重要形式。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是中国各族人民经过长期的革命斗争,在新中国成立前夕,由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各人民团体、各界爱国人士共同创立的。
Copyright © 2015 原阳政协委员会办公室 版权所有  豫ICP备15005769号-1  技术支持:上下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