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村里的知青们

发布时间:2016/12/22 14:24:47 点击次数:255337
口述:高洪升  整理:李伟忠
 
  我叫高洪升,今年79岁,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曾担任过原阳县靳堂公社刘庄大队的党支部书记。虽然40多年过去了,但是在我脑海里一直有一群人让我记忆深刻,和他们在一起劳动、生活的那段时间给我留下了难以回忆。他们就是在1975年至1978年在刘庄村下乡插队的知识青年。
 
年轻的十三个半
  那个年代,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知识青年们上山下乡到农村最艰苦的地方工作学习。在县里和公社的安排下,我们刘庄村也迎来了一批知识青年。当时,一起来插队的都是本县农、林、水、农机系统的干部职工的子女,带队干部是县水利局李正本同志。如今想起来,他们的名字还让我记忆犹新。他们是郑逢俊、王红宇、王保青、游发明、高海乐、黄朝平、连保山、侯新合、张国选、张玉青、赵爱明、魏秀霞、杨建霞,还有后来入村插队的穆金祥。因为穆金祥是第二批来的,后来又参军到了部队,我们都喜欢把这个集体叫作十三个半。
  知识青年们入村之前,公社书记陈红兵特意交待我,要好好照顾他们,把他们当成村里人,当成亲人来对待,我牢牢记住了他的话。
  1975年8月18日上午,一辆大卡车载着12名年轻人来到了我们大队,按照公社的指示,社员们敲锣打鼓,进行了热烈的欢迎。过了两天,张国选在他父亲的带领下,来到了村里。听他们说,因为他们农场的电话不通了,接到通知晚了,然后直接来到村里了。记得张国选来的时候,看起来个子很矮,像个小孩子,后来才知道他那年才还不到16岁。穆金祥是第二批下乡插队的知识青年,1977年8月份他又参军提前离开了刘庄。他就是我们说的“半个知识青年”。 
  村里当时有三个生产队,知识青年入村之后,大队把他们分到了各个大队,王保青、侯新合、连保山、赵爱明、魏秀霞入第一生产队,张玉青、高海乐、郑逢俊和杨建霞入第二生产队,游发明、黄朝平、张国选和王红宇入第三生产队。后来,黄朝平参军后,新来的穆金祥补充进了第三生产队。
  大队里提前给他们安排了集体宿舍,成立了知青食堂,锅碗瓢盆一样不少,司务长由王保青担任。刚开始他们在一起吃饭,后来根据各队的要求,各队的知识青年到各队的农户家里吃饭。当时,国家给知识青年们发放有一些补助,为了照顾好我们村知识青年们的生活,这些补助全部放到食堂上,用于补贴他们的生活。因此,在刘庄村插队的知识青年们的生活水平比其他的村要好一些。社员们都把这些孩子当成自己的家人,经常送菜送柴送米面。知青们都非常懂事和勤奋,生产劳动和学习特别的投入,也给村里的农业生产和企业发展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当时的县委副书记兼靳堂公社书记陈红兵同志非常关心知识青年的生产、生活和成长,多次来我们村的知青点看望他们,还亲自和带领知识青年们一起参加生产劳动,一起学习。
  我比他们大10多岁,他们都亲切的喊我“叔叔”。作为支书,我也经常到知青点去,问是不是缺少什么,生活是否习惯。这些都让我和他们在共事中结了浑厚了情谊。
 
热火朝天大干社会主义
  知识青年们最大的18岁,最小的还不到16岁。他们都是学生出身,一毕业就来到村里,有的在家里干过农活儿,不过他们大多对农业生产劳动不在行,但他们满腔热情,非常的勤奋。知青们和各队的社员一起干活,村里给他们记工分,男青年干一天记10分,女青年记8分,每到晚上大家一起到各队的牲口屋里记分。
  为了教他们干活,锄地的时候,各队队长给他们发一截小棍儿,小棍儿的长度就是锄地深度的标准。他们干活儿很认真,锄一会儿停下来用小棍儿扎一扎,看看锄的是不是够深,合不合乎标准。那时候,村里也开展农业学大寨运动,兴修水利,平整土地,脱坯烧窑,知青啥活都干。
  记得在烧窑的时候,知青们和社员一起装窑、涸窑、出窑。洇窑是非常要力和辛苦的,需要大量的水来浇烧了大半熟的砖。知青们和社员一样用扁担挑着两大桶水,沿着弯曲而狭窄的小路一步步上到高高的窑顶,将水倒进上面的水池里。这一窑砖洇下来,有几个肩膀都压肿了,即使这样,他们还是咬着牙坚持了下来。出窑的时候,知青们也冲在前面,一个个冒着窑洞里还没有退尽的高温,把烧好的蓝砖从窑洞里掏出来,装到板车上,或者直接搬到外面摞成垛。一天下来,壮劳力累得都受不了,可是这些孩子们一个个都扛了下来。
  那个年代,由于化肥紧缺,村里都搞高温积肥,每一个小队都有。出肥是又脏又臭又累的活儿, 10米宽、15米长的大池子里,沤好的草肥黑乎乎的,还散发出难闻的腐臭味。别看这些知青们平时穿戴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可是到了出粪的时候,什么都不讲了,跳的跳、挖的挖、扔的扔,不怕脏不怕累,拿着出粪叉子真干活儿的架式。衣服脏了也不嫌,干累了也不偷懒,手磨出了泡也不喊疼。尤其是最小的张国选,坚强的很。社员们都说,那个小孩儿还真顶个劳力用。
  最记得在冬春农闲兴修水利的时候,县里社里每年都要组织各村出工挖河修渠。知青们又是村里基干民兵的骨干,参加这些生产劳动是必须的工作。那时候,没有机械化的车辆和工具,挖河清淤全靠人工。工地条件非常的艰苦,没有床,就找些玉米杆、麦秸、杂草等铺在地上,打成地铺,挤在一起睡;吃的是大锅饭,没有大鱼大肉,但是没有一个人抱怨的。上工的人,实行军事化管理,每天四五点,集合号嘟嘟一吹响,知青们和上工社员一起迅速从地铺上爬出来,整理好衣服,五分钟之内,队伍就排好了,然后集体到工地劳动。那时没有大型的机械设备,人们用的是铁锨和平车。要从大堤坡脚下很远的地方把土装上平车,一个男劳力肩挂车绊带,双手握住平车车把,腰弯成一张满弓使劲拉,女同志在平车两边用力推,连推带拉,才能把土拉上十几米高、倾斜度约60度的堤坝上。有时候,天上下着小雪,虽然大家还是穿着单衣,但是仍然喊着号子挥汗如雨地干个不停,一点也不感觉到累。晚上收工回到住处时,一个个精疲力尽,倒头便睡,但是没有人有怨言。但是第二天只要到了工地上,依然是生龙活虎,干劲冲天。这样的生活对于他们年轻人来说,确实是一场磨炼。
  知青们有知识、有能力和使不完的干劲,村里也对知青很是看重,技术性强的工作首先交给知青来做,这也为以后村里的发展提供了巨大的支持。随着村里办学的需要,知青中的王宏宇、王保清、侯新合、魏秀霞都被选拔到学校里教学,成了民办教师。王保清、侯新合、魏秀霞三个人教小学,王宏宇就被分到了初中任教。他们在为刘庄村培养人材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和汗水。村里办沼气的时候,知青们当上沼气技术员。村里办炼油加工厂,知青们当炼油技术员。村里办标准件厂的时候,知青也都成了技术工人。黄朝平、穆金祥相继参了军,离开了刘庄村。虽然他们先离开了,却也给我留下了很多回忆。
  从知青们的身上,我看到了年轻人坚强的意志和不怕吃苦的精神。那个时候,日子过的再难,都是可以克服的。
 
破不了的案
  知青下乡的年代,整个社会的治安情况都非常好,我们村也是这样。虽然我们村社员整体还比较穷,家家户户基本上是土墙栅栏门,但是人的思想道德都比较好,社员们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都很遵纪守法,村里从来没有发生偷盗情况,可以说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村里治安稳定的原因,另一方面也在于村里有基干民兵武装连,他们由思想进步、身体素质好的男女青年组成。基干民兵连每天夜里都安排人巡夜,维护村里的治安。知青们入村之后,全部纳入了基干民兵队伍,他们接受军事化训练,学会了用真刀真枪的本领。训练之后,和村里的民兵们一起担任执勤和巡逻的任务。由于知青们的加入,基干民兵队伍不仅壮大了,而且整体素质也提高了。他们除了参加日常的农业生产劳动之外,经常帮助村里做这样那样的工作,为村里工作推进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但是,有一件事,或者说是一个“案件”让基干民兵们都不能侦破,到现在还是一个谜。那是一个秋天,村里有40多亩的玉米地,玉米棒子掰过之后,只剩下玉米杆还在地里。由于要抢种麦子,必须尽快把玉米杆砍掉让地腾出来。为这事儿,我白天开会和各队队长商量,看看怎么来干这个活儿。各队队长也都愿意出劳力来共同把这40多亩地的活儿完成。
  第二天一大早,我准备上工的时候,大队会计刘壘付一溜儿小跑来到我家,见了我之后,气还没有平稳下来就喊到:“高支书,出怪事儿了!出怪事儿了!”我当时心里咯噔一下,连忙问:“快说快说,出啥事了?”老刘喘了一口气说:“昨天我们还准备安排社员们去把大队地里的玉米杆杀掉从地里拉出来呢,今天我到地里一看,40多亩地玉米杆呀,全部都被人杀完了!你说奇怪不奇怪?!”
  我连忙问:“真的?谁砍的?你知道不知道?快说说!”老刘摇了摇头说:“你问我,我正准备问你呢。你都不知道?我以为是你安排人提前干完了呢!”我们相互看了一看,一起说:“开会吧!问各队队长和值夜民兵!”
  会开了,各队队长个个是一头雾水,一问三不知,都说这活还没有对社员们说呢。再问民兵连长,他笑了笑,然后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于是,就让民兵连长把基干民兵们集合起来,一个一个问,刚开始都很严肃的说不知道,问的多了一个个光笑却不说。大队干部和社员们都说,刘庄村里真是出现了活雷锋了。后来,我们也都想到是这一帮知青们做的好事,虽然他们不说,但大家都心里明白。知青们的心拧成一股绳儿,他们都想着为刘庄村奉献,真让社员们感动。
 
养猪养出好生活
  1976年时候,村里也是最困难的时候,这也开展生产自救,按照上级的号召,大队里开始养猪,各小队都建起了自己的猪圈,从知青中挑选出饲养员来负责喂猪,通过养猪来换一些收入,补贴给各队购买生产工具。喂猪喂的最好的,就是在三队插队的张国选。这孩子,别看年龄小、个子不高,可是做事非常认真。三队里的猪场在村边上,场里有一间茅草房,条件非常简陋。国选就住在那里,而且一坚持就是三年多,每逢过年过节的时候,其他知青都要回家看看,而国选在四年里只回去过一次。
  每逢母猪生产的时候,他就整天整夜住在猪场里细心照顾母猪和猪崽。他顿顿给母猪做饭,一点都不大意。伺候小猪的时候,白天喂三遍,晚上喂三遍,他守着喂,先把较弱的喂上一遍,然后让强壮的去吃。那场景,真让大家感动。
  刚开始养猪,三队的猪圈里才四头猪,三年多下来发展到九十来头。猪场给队里提供了大量的猪粪肥料,猪粪上地之后庄稼长的特别壮。知青刚入村的时候,三个小队经济条件最好的是一队,三队倒数第一。其他两个队里都有马、骡子等快牲口,拉车犁地等重活儿干起来不费事,而三队只有两头牛。三年多下来,通过卖猪,三队里买上了两匹马、一头骡子,生产条件得到大大改善。结果,三队远远超过了其他两个小队,排在了第一位。之前,三队社员过节都吃不上几两肉,自从国选当上饲养员之后,每逢过节队里都能宰上一两头猪,每一户都能分到二斤肉。每逢分肉的时候,社员们都夸张国选,大家都笑着说:“小张,真得感谢你啊!没有你,我们都吃不上这么多肉啊!”国选总是谦虚的说:“应该感谢高支书,您领导的好!”
  因为养猪养的好,大力支持了农业生产和生活条件改善,刘庄村得到了县里和公社的表彰。张国选也年年受到表彰,县里还专门派人来学习他的养猪经验呢。
 
深情厚谊40年
  1978年,知青们因为参军、考大学和回城工作,相继离开了刘庄村。仔细想来,刘庄的知青和社员们在一起劳动、一起生活,给刘庄村的农业生产、学校教育和集体企业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我这个支书从他们身上许多宝贵的知识和精神。尤其是,他们离开之后,始终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第二家乡,坚持和村里联系,关心村里的发展。刘庄村干部群众与知青们结下了几十年不变的情缘。
  1995年是知青下乡20周年,,张国选、王宏宇他们几个组织当年下乡插队的知青一起举办了一次隆重的聚会,我们一起回忆当年的生活,心中充满了无限感慨。之后,他们每逢十年就进行一次大的聚会,把我们当年的干部以及现今的村干部请到一起,畅谈刘庄村的发展。特别是2015年8月15日的40周年聚会,得到乡里、村里的大力支持,知青们与村里几任干部相聚在老刘庄,他们一起参观了现在的刘庄村,还谋划着筹建“刘庄老知青农业服务合作社”,继续为刘庄村的发展贡献人生的余热。
  虽然我今年79岁了,但是看到老知青们一张张饱含沧桑而又热情的脸庞,当年的激情又回到了心头。我也要和他们一起,为自己的家乡洒下余热,为这片热土贡献出自己微薄的力量。
 
  高鸿升,河南省原阳县人,1936年出生,中共党员,担任原阳县靳堂乡刘庄村党支部书记30多年,现已退休。
  李伟忠,男,汉族,1971年10月出生,河南原阳人,中共党员,中级经济师,现任职于原阳县财政局,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作品在《河南日报》、《新乡日报》、《平原晚报》多有发表。电话:13782521056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简称人民政协)是中国人民爱国统一战线的组织,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重要机构,是中国政治生活中发扬社会主义民主的一种重要形式。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是中国各族人民经过长期的革命斗争,在新中国成立前夕,由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各人民团体、各界爱国人士共同创立的。
Copyright © 2015 原阳政协委员会办公室 版权所有  豫ICP备15005769号-1  技术支持:上下策划